黄峥“退休”拼多多的成人礼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30秒快读

2、北京时间3月17日,拼多多发布2020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然而,7.884亿活跃买家,超过淘宝天猫的7.79亿,成为中国用户规模最大电商的“好消息”,完全被另一个“巨震”淹没:创始人黄峥辞任董事长,由联合创始人、现任CEO陈磊接棒。

2、黄峥原定的退休时间应该是今年的7月1日,但“两个原因让我们决定将交接提前了一些。”

第一个原因是“行业竞争的日益激烈甚至异化,让我意识到这种传统的以规模和效率为主要导向的竞争有其不可避免的问题⋯⋯要在核心科技和基础理论上寻找答案。”

最新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底,拼多多年成交额(GMV)为16676亿元,同比增长66%。四季度,拼多多营收增长146%至265.477亿元,全年营收增长97%至594.919亿元。

与上一年财报相比,无论是GMV还是营收额,拼多多的增速都在放缓。2019年,拼多多全年GMV达人民币10066亿元,较2018年同比增长113%;全年实现营收301.4亿元,较2018同比增长130%。

无论数据放缓的原因是拼多多正在逐渐摸到天花板,还是如黄峥所言,竞争过于激烈且异化。回顾2020年,电商平台竞争显然更加白热化。

被拼多多一手发掘的“下沉市场”早已成为香饽饽,淘宝先后祭出“淘宝特价版”“1688”,争夺对价格极度敏感的人群,短视频平台抖音和快手先后进入电商掘金,社区团购成为2020年最大的变数,据说黄峥亲自下场督战。

但岁末年初,监管一系列组合拳打下,不同于往日其他互联网产品“野蛮发展”,直播、社区团购才火了一两年,就被套上了笼头。

那么,黄峥所言的“核心科技”和“基础理论”是什么?在信中,他提出想去做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这有点像谷歌在搜索独霸全球后,将整个公司的重心向人工智能和生命科学转移。不打科技牌,平台型经济都很难筑起真正的护城河。

提前交班的第二个原因,黄峥认为是“因为疫情等原因导致的外部环境剧烈变化,加速了拼多多内部业务和管理的迭代⋯⋯是时候逐步让更多的后浪起来塑造属于他们的拼多多了。”

种种迹象显示,新冠疫情对于黄峥的冲击是巨大的。这种冲击不仅仅体现在他对拼多多业务和管理的思考上,更多是心灵冲击。

2020年4月20日,黄峥发表了上市后的第三封致股东信,这是一封“别具一格”的信,或许可以称之为“一个理工男对新世界的哲学思考”。

通过一场疫情,黄峥意识到,人类与时间、人类与大自然之间,无需心存侥幸,“我们只不过是世界自然演变过程中的沧海一粟罢了”,却也因此更具有需要更加努力工作的冲动和动力,“在这个新世界中,新物种和新生物必将诞生并茁壮成长。”

于是,2020年8月,多多买菜上线。这个在黄峥口中“是个好业务,但也是个苦业务”的新物种,让拼多多从一个轻资产公司向重资产公司转变。农产品起家的拼多多,与高频的买菜场景的确有天然契合度,在全国扩张势如破竹,却在岁末连续陷入舆论风波。

如今,曾承诺“会和大家一起锻炼”的黄峥急流勇退,将打造“新世界”的重担留给了“后浪”。

在2020年那封信的末尾,黄峥引用了诗人穆旦的一首诗《冥想》,“我冷眼向过去稍稍回顾,只见它曲折灌溉的悲喜,都消失在一片亘古的荒漠,这才知道我的全部努力,不过完成了普通的生活。

如果说有望成为中国“新首富”的黄峥只是完成了“普通生活”,未免有些过于“凡尔赛”,但这种冷眼回顾的淡然,与今年公开信中的“放手”,似有异曲同工之意。

多多买菜是拼多多目前最重要、也是最受关注的业务,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战略副总裁David Liu在回答提问时表示,多多买菜不是社区团购,理由是拼多多拥有7.88亿活跃买家,多多买菜不需要团长为该业务吸引用户,用户可以直接通过拼多多App下单购买。

与已经入局的其他社区团购比起来,拼多多在农产品上的确有先天优势。数据显示,农产品及农副产品是拼多多平台增长最快的品类。2020年,拼多多来自农(副)产品的成交额为2700亿元,规模同比翻倍,占全年成交额的16.2%,远高于行业3%左右的平均占比。

但建设仓储、物流等基础设施,将使拼多多的资产变重,对运营的要求也更高,是否会加大拼多多的亏损幅度?

财报显示,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归属于拼多多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人民币29.650亿元(约合4.544亿美元),而2019年净亏损人民币43.658亿元,净亏损在缩窄。

但在发力买菜业务的第四季度,拼多多营业收入总成本为115.261亿元,比2019年同季度的20.374亿增加了466%,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商品销售的成本和费用、支付处理费、云服务费、商家支持服务以及交付和储存费。而第四季度的营销费用为147亿,实打实的“百亿补贴”。

如果拼多多继续保持线上百亿补贴、线下建仓建物流,“双向作战”显然将拉长市场对盈利的预期。

更重要的是,这两个领域目前都是在惨烈的“红海竞争”中,创造成长奇迹的拼多多尽管已经在用户数维度成为第一,但与“老大哥”相比,差距明显。

去年5月,阿里巴巴便已宣布,2020财年交易额破1万亿美元。社区团购赛道,既有滴滴、美团、京东、阿里、顺丰等巨头,又有兴盛优选这样的先行者。

实际上,拼多多应是如履薄冰。

资本市场用“跌跌撞撞”对黄峥表达了敬意。黄峥宣布卸任之后,拼多多盘前便开始翻绿,美东时间3月17日开盘后,继续下挫,一度下探至140.66元,降幅达12.57%,后又逐渐回升,截至当日收盘,跌幅收窄至7.1%。

黄峥对拼多多的未来有三个想象:首先,拼多多会是一家永远把消费者利益和社会价值放在第一位的社会企业,“普惠、人为先、更开放”的新电商理念将是拼多多坚持的方向;其次,Costco+Disney 的愿景将会更具象、更生动地展现;第三,拼多多会努力成为一家成熟的、国际化的公众机构。

但对继任者陈磊而言,这三个目标都是沉甸甸的。岁末年初的一系列事件,对拼多多的商誉造成极大影响。

如果分解“普惠、人为先、更开放”三个目标,拼多多要如何做到普惠而质优?人为先中的“人”,是否包括客户、商家以及员工?更开放似乎含义更多,平台的开放、基础设施的开放,Costco+Disney 实惠+乐趣的混搭,甚至可能是国际化的探索,但开放往往同时意味着打破固有,产生新的不确定因素。

年轻的黄峥“退休”了,年轻的拼多多准备好了吗?

作者/IT时报记者 郝俊慧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